钓鱼有理之古巴纪行

毛主席老人家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只有一句话:造反有理。”

名言在此,我试着套用一下:“EDDIE WANG同志户外运动千变万化,归根结底,只有一句话:钓鱼有理。”

这次古巴之行,在和一群不喜钓鱼的同志陪伴下,我第一次在热带海洋钓鱼。成果不错,特勒石铭记。

第一次在海上用海竿拖钓,TROLLING FISHING,距离酒店大约有10海里,四根竿入水,钓船速度约等于步行。

Trolling_drawing

我们从九点钟一直晃荡到十二点,只有一条barracuda(梭鱼)上钩。钓这条大鱼上来真是费了我很大力气。因为从来没有海钓过,要掌握把鱼竿放竿收线,收竿停线的节奏确实费点功夫。把鱼拉到船边后,船员站到船尾平台,拿起一个我手指粗戏的不锈钢的带钩子的标枪,一下子把鱼戳透,扯到船里。真是一条凶猛的大鱼!肉都扎穿了,离开了水,在甲板下的鱼仓里面还折腾了半天。这条梭鱼至少10公斤,但是船长告诉我们不能吃 “ 病鱼和BARRACUDA不能吃”,但是不妨碍做鱼饵。船长把船停在了一处海面,我们把梭鱼侧面鱼排割下,切成小段,套到一卷连着鱼线的鱼钩上,连鱼竿也没有,就这么甩到海里,扔到十来米深的水下,沉底钓。

船长和SUNNY不一会儿就上来几只赤点石斑鱼。RED GROUPERRed hind sm

每条大概一到二磅重,这回我们的午饭可以解决了。

正在羡慕他们纷纷上石斑的当儿,我手头的线也是一紧。毫无疑问,一条大鱼上钩了。我慢慢地和鱼较劲,忍者鱼线勒手心地痛苦,一扯一扯,一条美丽的大型热带鱼浮上了海面。我当时就认为这是《海底总动员》中的多利。

但是可惜不是,这条比我脸盘子还大的漂亮的鱼是皇后扳机鱼,QUEEN TRIGGER FISH

qt_exuma

咬着梭鱼的肉,一口的好牙!看不出这么漂亮的鱼,吃起肉来,这么凶悍!这条鱼应该有一磅多。

至此,海钓行程完毕。

我上岸以后,通过软磨硬泡,从一个当地岸钓的哥们手里买来一捆鱼线,一个鱼钩。隔天,在酒店门前,用章鱼饵,钓到一条大约三四磅的 MUTTON SNAPPER,羊肉鲷。当晚,拿到后厨做了,引起餐厅一片轰动。

MS

 

总之,钓鱼有理!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鹰击

前天早上,遇到一件不常看见的小事,值得写下记录。

那天灰蒙蒙,雪已经下了一阵。在给一个客户做SHOWING的路上,我在401高速由西向东,从KENNEDY路的RAMP,准备下高速。这时一只猫头鹰在我车头上方展翅向下滑行。我认为是猫头鹰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是隼的话,下降速度要快很多,而且这只肯定不是我们安省常见的红尾鹰。它的翅膀是灰白色,翼展很长,展翅起来,看得很厚实。因为我是下高速,减速的状态,这猫头鹰就在我车的右侧,看得倍儿清楚。
到了要拐上KENNEDY 的路口,我把刹车踩住,车停了一下,我观察一下左侧的来车,准备右转。这时看到猫头鹰已经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地面,一只黑色的松鼠就在爪的下方! 松鼠好像发现了危险,迎着猫头鹰的来的方向冲过去,逃过了这致命一击。随后松鼠窜到旁边的松树上面,躲过此劫。
猫头鹰在地上扑了个空,没有逮到这顿点心,拍拍翅膀,重新飞上天空。
在白昼,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到野生动物之间的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并不常见。紧张精彩,结局出乎意外。 
我钓鱼的时候,常常有水獭,河狸在水里晃来晃去。也听说过,水獭把鱼篓咬穿,把鱼都吃了的故事。更不要说,偶尔可以看到鹿和狐狸在城市里面奔跑,灰鹤在家门口吃鱼。
没办法,加拿大,动物世界,名不虚传。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柯文哲

年纪越大,越发现,好多事情,拥有的时候不珍惜,几乎永远失去的时候,才显得弥足珍贵。

就好像我,站在人民大会堂楼顶拍天安门广场照片的情景还宛如刚才,我却只能在OLD PIC的文件夹里面找到我曾经为政治局礼堂工作过的证据。

天!人生怎么这么倏忽,我怎么又迎来了一个 REMEMBERANCE DAY!

TIME FLIES!这是谁的呓语,又,或者是真的时不我待?

站在北体大门口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是今天走加拿大,穿街过巷的EDDIE WANG吗?

但没有彼时的搂着,怎么会有今天的轻狂!

但我还是要谢谢时间。要不然,我怎么会在FACEBOOK上面关注柯P?

搞笑的医师,真实的台北市长候选人?

我喜欢柯文哲,我祝愿他可以当选。因为我知道,这是民主与自由的力量。

这力量,就在你和我之间。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减肥小记

最近一段时间在跑步,每周坚持二十公里左右,每次不低于五公里。今天,在三天空档后,跑了十公里,用时67分钟,感觉相当舒服。

最开始动这个年头是因为几个朋友聊天,其中一位通过自身的努力和锻炼,在三个月内,把体重减了十几磅。那次对我的冲击很大,觉得相当震撼。回来左思右想了几天,觉得”再也不能这么活,再也不能这么过”。我不能在人生各方面都达到顶峰的时候倒下啊,如果要减肥,是必要从控制饮食和锻炼身体下手,贯彻始终。

我戒掉了很多饮食的乐趣,按照各种文章的提法,从控制淀粉和糖和油的摄入开始下手。现在我已经吃米面很少,主食方面最多的,吃的是燕麦。吃沙拉,虾,鱼肉也多。但是饮食方面我也不完全是原教旨主义,朋友聚会,我也会吃牛扒,炒菜,油炸食品等等。但是我从不关心体重到现在常常站在磅秤上面约一下,这可以显著提高自己的节食斗志。

另外就是多做运动。我开始的时候,就是慢跑。最开始的那几天,跑个四五百米就是喝叱带喘,痛苦得要死要活。另外全身肌肉酸痛,不想起来跑步。现在回想,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坚持过那个最痛苦最无助的阶段的。总之,跑步距离从四五百米逐步提高到两三公里,开始觉得可以坚持了。这时候,我的膝盖开始有点痛,去看家庭医生,医生也叮嘱要休息一下。这下好了,休息了半个月,这中间,看到一个朋友发的NIKE+的跑步记录,我好像又被触动了。

膝盖稍稍不疼了,我逐渐恢复跑步,同时用NIKE+记录跑步日程。这是非常好的辅助训练工具,可以记录下路线,速度,消耗等重要数据。并且时不时地会给我喊出一些鼓励。我终于在它的指引下,跨过了五公里大关和十公里大关,而十公里,是我年轻的时候不会想到可以跑完的距离。

现在几个月下来,我已经减肥十几磅,自己很开心,膝盖也没问题。和朋友聊,以后争取提高上肢力量,那也不着急。我们有时间,慢慢来。”吃好吃饱,气死社保”,这是 MUST。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快餐


快餐作为可以饱腹,营养较足,高效率的餐食,被我喜爱很多年了。在国内的时候,除了洋快餐麦肯两家之外,还经常吃亚洲风味快餐,比如马兰拉面,吉野家啥的。吃快餐的时节,往往是非常赶喽,前面的事情摞着后边的事情,紧凑得只有把热乎乎的饭菜从桌上转移到肚里的时间,不能太讲究口味啥的。而即便是洋快餐,我好像也是喜欢麦当劳多一些。
第一次看到赛百味是在建外大街,建国饭店底下的商铺,九几年。后来燕莎奥莱开了,里面有个赛百味的点。现在到了多伦多,吃SUBWAY 更多一些。
我始终记得最开始点SUBWAY的那几次的窘迫--因为不知道怎么点。奶酪是要CHEDDA还是MOZZARELLA,面包要HONEYOAT还是WHOLE WHEAT,六寸还是一尺,酱料是要MAYONEZ还是RANCHSTYLE,这么几板斧上来,绝对把一个自信满满,饿着肚皮的人砍晕。基本上吃了五六次以后,我才慢慢摸着门路,但有时候还是被搞得一愣。比如,有一次,收银问我,你是不是要MEAL?第一次听上去真是不明白。收银看我确实不明白,换了个词儿COMBO?这才算明白:原来在快餐店,一个面包加一个薯片加一个饮料就算MEAL,大餐了。
如果说前几年是偶尔吃赛百味的话,那自从我开始减肥后,越来越感觉到SUBWAY的好处。清淡,各种味道在嘴里清晰可辨,不似那火烧油炸的牛肉饼子或者放了好些味精的面条汤。在SUBWAY,大众口味可以挑冷切肉,贵族享受得是金枪鱼。要是啥都不惦记,纯素吃蔬菜也可以。不仅如此,一尺长的面包给人以良好的视觉感受和心理暗示:今天中午可是吃的不少……
总之我逐渐走上了喜欢SUBWAY的旅程。拿着一瓶 FRESHWATER,吃个三明治,坐在馆子里,尽量让自己像个 FRESHMAN,如此方才对得起THINK FRESHEAT FRESH 的口号不是。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纽约两日感受

我有十年没有来纽约了。这两天因公到大苹果来晃悠晃悠,有点心得和感受。
这次来纽约,最大的改变是心态。前两次陪着客户,通过旅行团转。衣食住行,吃喝拉睡都有人操心。可是这次来,就只能自己事前把一切都考虑周到。特别是出行。不过现在有了苹果地图,通过我这两天的使用体会,感觉真是非常方便,比原来出门睁眼瞎的情况强了不少。

拉瓜迪亚下了飞机,大城的喧哗和热闹迎面扑来。我买了MTA磁卡公交票,搭乘M60到CANAL ST。磁卡票非常方便,未来几天是我步行运动的重要补充。我买的是三十块钱的票,可以一周无限次使用。但是我刚刚到目的地,走出出口,一个黑大哥就把我拦下了。说要让我给他再划一次卡。我问他我为什么要给你划卡,他老兄说得很直白,”你这是七天无限次数的卡,我没钱,要坐地铁,你划一下就行”。咱刚到纽约,不知道这边规矩是这样的,我就给黑大哥划了个卡。老兄干净利索地推开转门大踏步地走进地下了,留着我这个乡下人目瞪口呆。

CANAL ST离唐人街很近,也接近我住的汉壁酒店。我从地铁口刚刚走到地面上,汽车喇叭声,叫骂声就和着挥之不去的夏天的泔水味道,直截了当地告诉你到了华人地盘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回甘”了吧。不过虽然热,味道重,苍蝇就很少,也是个特色。就在走到酒店的几分钟路上,我居然看见了名叫”朗豪坊”的小便利店和叫做”丰泰”的厨具商店。多伦多的华人,对这两个名字一点也不陌生。

我的运气不错,酒店给我免费升级到一个单人大套间--但是楼下像北京,马路开沟,双车道变单行线,有点吵。从酒店走到华尔街大概30分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机会。这几天我从唐人街到华尔街,道路基本摸熟了。和多伦多有点不同到是,这里地下室,尤其是临街的,都会把单独出口做到街面来,但是用两块带合叶的铁板作为盖子。有的还写上文字,记得有个是这么写的:”请不要扔垃圾,这里是我们的地下室出口。”真让人哭笑不得。想到王启民来纽约,住这种地方,肯定开始感觉相当不好。难怪我有客人说纽约脏乱差。

但是这个感觉,到了华尔街就被改变。这里才真是摩天楼之都。那么多的巨高的楼,像朱自清讲话,”你不让我,我不让你”。而且这些楼很多楼龄都挺长。照理说维护费用应该很高。但是这更能看出地皮的珍贵。同行的一个北京小孩说,这么多高楼,把北京比得好像二线城市了。TIFANNY 在华尔街上的店面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没有之一。门口的黑人帅哥BELLBOY,带着他们家店标识颜色的领带,特别有一种搭调的感觉。纽约股票交易所附近的铜牛的牛角和蛋蛋被世界游客摩的锃光瓦亮。还记得上次来,赶上一对俊男靓女本地人结婚,伴郎们起着哄,黑西服,白衬衫,挡着我们这些游客,专门让身披白色婚纱的漂亮新娘摸蛋蛋。不知道这对夫妇到今天,离婚了没有。

纽约股票交易所今天上市的股票是 ServiceMaster,廊柱挂满旗帜,请了一支乐队,搭建了一个临时舞台,在交易所门前表演。流行歌曲唱的荡气回肠,很多人驻足观赏。我想起刚刚经过唐人街,也有这么一个类似的演出。是一个人过世,家眷请了吹鼓手在马路上的一个庙前作法事。十几个白衣制服小伙,演奏着哀乐。灵车和孝子贤孙的车队路过,还撒纸钱。两厢对比,文化上的冲击,一目了然。婚丧嫁娶的礼仪对比,是不是可以衍生出一门专门的比较文化呢?

其实好多人说纽约脏乱差,是指唐人街的状况。我们都是华人,谁不了解这个情况呢。只要稍稍移步几个街区,感受应该就不大一样。这也是我这次来的一个感受。

晚上走过时代广场,无数电子发光屏幕的炫耀,再次让我这个乡下人感慨,真是一线大城。在时代广场顶端倒数第二块广告牌是新华社的。一会儿是五粮液广告,一会儿是北京亦庄的宣传。在纽约最显著的位置,能看到中文的广告,当然非常高兴,但是这背后的手,却正是自由市场的力量。你只要符合法律,媒体就可以推广,不问你的信仰和种族。我倒是更加乐于看到什么时候谷歌,VOA ,BBC , RFI的新闻可以能够在北京上海的街头可以顺利地让中国人民看到。否则,这种单向地新闻自由,根本就是耍流氓。其实质也不过是通过信息的不对称,不断地强制提醒世界人民和纽约人民,中国土豪们,挥洒着钞票,复得流油,穷得剩下钱的我们来了。不仅来了,还要买来你们的尊重。哼哼,你们看着办。而皇帝的新衣却是谁也不能提的。

这次还有幸去了金融博物馆。听了讲解员的讲解,收获良多。那个领域对我而言完全是隔行如隔山,但是如果真的再有选择的话,我也许可能去考虑金融行业--货币,股票,证券,期货,国债,指数。。。这些大处对一个国家,小处对一个公司和家庭,都是太重要了。

匆匆四十八个小时,窜访纽约,这么多的感慨,我是不是老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我还是喜欢老飞机

今天晚上看了《永远的0》。虽然是断断续续看的,但是觉得这片子不错。是我在看过的太平洋战争的题材中,立意和创作都很漂亮的一部电影。
太平洋海空战历史,和零战息息相关。其他机型,根据不同的史实,均在不同场合有出现。
比如在新不列颠,是P38,在本土防空,是P51和F6F,这些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仔细。当然随着电脑技术的发展,做这些在电影里面比二三十年前要强好些了。我现在有时看老点的片子,当看到这些做不到的地方,就觉得遗憾。比如《巴顿将军》,演员非常好,可惜是用美国坦克刷了德国军徽扮演的。
唠叨两句。冬天要是有空做我的零战去。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