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而不写则怠

没有写任何日记类的东西快半年了。倒是常常有浓重的感情流出,有要动笔的冲动,但总是没有动笔。

再说,还是应该写点,此情可待成追忆。

上周去拜访客户,一不留神,又拐到著名二手店,VALUE VILLAGE。照例,在唱片处翻了一下。我曾经翻到过“英俊少年”主演的那个小伙子的专辑。但这次没有发现啥好玩的。走到二手书的地方,这个店的书籍不多,好不容易找到了历史相关的架子。

毫无预防的,“MESSERSCHMITTS OVER SICILY”闯入眼帘。跟着的是一本ME-109 简介,然后是SEA WAR ENCYCLOPEDIA和 “THE WORLD’S AIRCARAFT CARRIERS 1014-1945” 。当时怦然心动的感觉啊,就好像在书架里面,立着一个和我一样兴趣爱好,一模一样的家伙。这就是知音吧。

今天是万圣节。今年服役6年的,南瓜魔鬼已经漏气了,一根线也断了重接。但是今年新添了一个灯。第一次女巫飞到了前面的阳台。

晚上派糖。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一件小事 MAR 24 2021

讲个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今天谈了个房子。屋主母亲在1956年,怀她7个月的时候从匈牙利以难民身份过境到南斯拉夫。因为匈牙利革命后的局势逆转,很多人避难到南斯拉夫。屋主的父亲,在革命期间,两次被抓。第一次,被用枪指着头,问,你是不是要去美国?她爸爸说,NO NO,肯定不会去,绝对不会去美国。后来她爸爸被放出来。但不久又被抓。这一次,警察给他看纽约的照片,照片里,有人在垃圾箱找东西(PROPAGANDA,屋主讲)。警察说,你看看,纽约有什么好的,人们都在垃圾箱里面捡食儿吃,哪儿比得上我们这儿!你还去不去美国?她爸爸说,纽约那么差,我才不去呢。这次又被放了。不久屋主出生在南斯拉夫。后来,因为屋主妈妈的弟弟(屋主的叔叔)在俄亥俄,用了一些法外的手段把她们一家办移民,到了美国。再后来,艾森豪大赦非法移民,屋主一家终于有了美国户口。屋主的爸爸,在离开匈牙利,前往美国的时候,家里的亲戚,只有父母亲知道他的去处是美国。因为加拿大的工作机会等因素,他们最终落脚在加拿大,安大略,多伦多。和屋主交流,满满的岁月回忆。而屋主提起她的父母,则用几个字形容–”勇敢的人“(STORY TELLER EDDIE WANG)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地名小记–纳尔逊

今天跑步,又跑到了Burnhamthorpe Road. 如此拗口,这么难拼的地名,怎么来的?

1/ Burhamthorpe Rd . 这条路在大多西区是交通干线。东起多伦多,与DUNDAS T形相交。蜿蜒穿过密市,在奥村16里溪收口。根据WIKI,这条路的名字来自密市早期定居者的英格兰家乡的村子。BURNHAM THROPE。巧合的是,这是海军上将NELSON的出生地。 1758年,纳尔逊诞生于此。

2/TRAFALGAR ROAD

TRAFALGAR ROAD在GTA 地区好像只有OAKVILLE有。TRALFLGAR SQUARE在伦敦的市中心。1805年在西班牙海角的这场海战,LORD NELSON率领皇家海军,击败了西法联军的数量占优的海军,粉碎了拿破仑企图占领英国的计划,成就了皇家海军一百多年纵横四海的基业,为日不落帝国的海上贸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是一次承前启后的战役。纳尔逊的旗舰胜利号,至今仍保留在PORTSMOUTH军港。

3/NELSON ST

在BRONTE 港口区,有NELSON ST。NELSON战死于TRAFALGAR 战役。死后,无数的地方以纳尔逊为路名,地名。这么一个文质彬彬的海军上将,在过往的战斗中打断了右臂,有一只眼睛是战伤致盲,他虽然瘦弱,但是坚定,勇敢,迥异于19世纪海员给人们的印象。正如后人在电影 MASTER AND COMMANDER 中评论的:他可能不是一个好水手,但他是一个了不起的领导者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the best model airplane I ever made

Today is Christmas of 2020. I finished my latest modelling project of 1:48 CF-18B Hornet.

It is a very challenging job at the beginning. I bought it from an old guy in Cambridge. It’s an “already-started” project. The previous owner has painted the ejection seat and assembled half of the cockpit. The model kits includes more kits than required. And, after doing a little research, I found out that the version of the kit, F-18R, was never produced.

I decided to finish the project with a two-seat version of CF-18B. I have seen a lot of this plane during the air shows but never had a chance to make one. I grabbed 3 books from my shelf to check out the details of this most popular fighter among Canadians. I also downloaded pics of CF-18B from IPCS local site as reference.

The assembly was a pleasure. Even the reflector for the front pilot showed very well under the cockpit glass. However the weapon configuration is of little bit problem. There’s a laser pod and a TV pod on each side of fuselage. I really took a few lessons to put them to the right position.

The challenge lies in the painting. Basically I should use the paint scheme of 1980’s for this kit. It’s quite different from today’s CF-18 painting. Same applies to the weapon. Sparrow and old version of Sidewinder will be fitted to the airplane. For the cockpit glass, I made a mistake in cutting the wrong position. Anyway after appropriate masking I started painting. (After using airbrush daily I put it into the 99% isopropyl alcohol, with over night dissolving of the paint from the nozzle part, I put it into the ultrasonic cleaner to totally remove the stain.) The color stream run out nicely this time. The paint looks great. The airbrush finally become a productive tool in my hand.

In the finishing of the cockpit glass, I used the toothpaste as the polishing compound. Tamiya polish compound is too expensive compared to this house hold item. In the decal application I used the plastic cement when put each piece of scheme to the airplane.

I finished it this morning after apply last layer of semi-gloss paint to the whole body. It looked classical, shinning and really showing the flying attitude.

What a joy!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HMS ULYSSES 重读

1985年左右,我买了海洋出版社翻译的”唯一的幸存者“。2011年左右,我在MARKHAM BOOKFAIR上买了原著,ALISTAIR MACLEAN写的HMS ULYSSES。今年,在苹果电视播出”灰狗“之际,拿出来重读。今天,多伦多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阅读完毕。

在中国的时候,北大西洋是那么遥远。斯卡帕,丹麦海峡,冰岛,扬马延岛,北角,摩尔曼斯克。虽然大致知道在哪儿,但总不如关岛,冲绳,台湾,那么心理上接近。但是,自从移民加拿大后,二战期间北大西洋护航的战史知识,一年年增加。这是在回头看HMS ULYSSES,除了感慨敌人狡猾,天气严酷,总能看到作者不经意写出的人性。

FR-77是虚构的船队,ULYSSES是旗舰。在冰岛,护航船队和运输船队汇合,一共37条舰船。经历了罕见的北极风暴,德国U艇包围圈,轰炸机持续轰炸,以及与一艘如影随形的德国巡洋舰断断续续交火的一周航行之后,只有5条舰船抵达目的地。HMS ULYSSES战沉,编队司令,舰长以下只有一名临时派到一艘友舰的实习医生幸存。

绝望之际,舰队司令穿着睡衣,光着脚在零下几十度的舰桥地板上走;海军官二代CARLSLAKE却因为要报复战友,被人发现,黑夜中被打滑下了冰雪甲板;VALLERY舰长,从不苟言笑到默许甚至和同僚共饮朗姆酒…隧道的尽头应该有光,但是要是没有,身在其中的备受煎熬的人们,是不是也能放松一下?享受一下最后的美好?

不顾军纪,在岗位上抽口烟,喝口酒,这放松,只是把绷紧的神经润滑一下,更艰难的战斗,还等着他们。VALLERY在垂死前也要最后巡视军舰,给舰员们打气;RALSTON为了履职,不情愿,但是亲手发射鱼雷把自己父亲担任船长的VYTURA号击沉,PETERSON为了挽救军舰,牺牲自己,自愿钻进下甲板并关闭水密舱门(RN有类似史实);HMS ULYSSES在弹药打完,鱼雷用尽的情况下撞击敌舰。不仅要撞沉,副舰长特纳,升起了巨大的军旗,即使最后也要维护自己的荣誉。与之对比的是把他们送上绝境的在伦敦的海军部。不无讽刺的是,在军舰已经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海军部火线提拔VALLERY舰长为少将–虽然是DEAD MAN’S SHOE。

作者对北大西洋生活的描写,滴水成冰的严酷海上环境,海上作战的残酷和血腥,敌我双方的交战规则和技巧,描写的栩栩如生。作者没有特意刻画一个德国人,可幽灵一般的德国巡洋舰,处处先人一招的U艇埋伏圈,宛如苍蝇一般的FW-200秃鹰轰炸机,无不体现出德国人的水准。

HMS ULYSSES的沉没是悲剧,但是这个悲剧,是在盟军赢得了北大西洋战役的背景下出现的。FR-77很容易令人联系到PQ-17 。不同的是,在作者这里,即使弹尽,作为旗舰,仍然是在后卫行动尽职尽责,保卫护航船队,到了距离和主力会合仅仅几个小时,并且敌水面舰艇追上的时候,才不得已解散编队,各自行动。

这本书是作者1955年写成,现在读起来,如饮醇酒。中文版是82年出版的一本书。有删减,有细节没有翻译。但是毕竟那是八十年代,带我认识扬马延的好书。

我们附近哈密尔顿 HMCS HAIDA 海达人博物馆,是参加过北极护航行动的驱逐舰,在围歼沙恩霍斯特的行动中是保护商船队的,和HMS ULYSSES有非常类似的经历。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HMCS HAIDA (HMCS 海达人号驱逐舰博物馆)中文


舰船设计

部族级驱逐舰是二战中英国皇家海军最著名的一级驱逐舰,其设计目的是为了对抗其他国家的大型驱逐舰,例如日本的吹雪级。与其他国家不同,部族级驱逐舰的装备并没有太过重视鱼雷,而是着重于火炮的威力——部族级驱逐舰装有四门主炮塔,但却只有一座四连装鱼雷。部族级驱逐舰自1938年开始服役,长年奋战在艰苦的第一线。英国二战时期一共造过27艘部族级驱逐舰,其中有8艘为加拿大所有,3艘为澳大利亚所有。

舰船历史

二战时期

海达人号,1943至1963年间在加拿大皇家海军服役。

海达人号是加拿大订购的1940-1941第一批次的部族级驱逐舰。海达人号于1942年8月25日在英国纽卡斯尔市下水,1943年8月30日于加拿大皇家海军服役,受到了她首任也是最著名的指挥官H.G. DeWolf的严格训练。1943年10月,向英国本国舰队报到,参与HMS的作战。

海达人号的击沉吨位是二战时期加拿大战舰中最高的。击沉以及协助击沉包括鱼雷艇T-27号、驱逐舰ZH1,Z32,潜艇U-971等德军单位。

1943年秋天,海达人号在苏联北极地区,为斯匹次卑尔根岛驻守部队前往摩尔曼斯克等地护航。

1944年1月10日,她被再分配到位于英格兰普利茅斯港的第十驱逐舰队,参与了“隧道行动”,清扫法国和西班牙包裹的比斯开湾。海达人号在4月25日晚上被德国1939级鱼雷艇T-29号击伤后,奋力攻击击沉了对方。这是海达人号的第一次胜利。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德军把T-29划分为鱼雷艇,但实际上她的吨位和火力几乎相当于一艘中型盟军驱逐舰。

4月28日,海达人号参与了“敌对行动”,和HMCS Athabaskan (G07)一起行动的时候,Athabaskan被德军的另一艘1939级鱼雷艇T-24击沉。128名船员丧生,83人成为战俘,海达号救起了44名幸存者。海达人的舰炮击中了德军同级鱼雷艇T-27号,并导致起火。之后T-27被英俊骑士战机发射的火箭击沉。

海达人在姐妹舰加拿大皇家海军的休伦人号的陪伴下继续该行动,之后又参与了“霸王行动”(即诺曼底登录)在6月8-9日,海达人在英吉利海峡发生的“韦桑岛战役”中参与击沉了驱逐舰ZH1,Z32。其中,Z32在6月9日凌晨在法国阿申特岛附近水域与海达人号和休伦人号遭遇,交战中严重受损,搁浅在巴兹岛上报废。

6月24日,海达人协助英国驱逐舰爱斯基摩人号击沉了德军潜艇U-971。7月15日,海达人和其他两艘第十驱逐舰队的舰艇在法国洛里昂附近海域拦截了德国舰队,两艘捕鱼船UJ1420和UJ1421被摧毁,一艘商船沉没,两艘着火。

8月5日,海达人的幸运在“Kinetic 行动”中变得越来越有名。一发炮弹击中了海达人的炮塔引发了火灾,船员两死八伤——但却对船体没有造成任何严重损害。

9月22日,海达人离开西欧,9月29日到达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市,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1945年1月中旬,海达人在得到了新的雷达后,再次前往了英国的斯卡帕湾准备作战。她在3月19日护航航空母舰,并在3月24-28日协助攻击挪威特隆赫姆附近的敌舰。

4月7日,海达人护航并参与了前往苏联北莫尔斯克的反潜作战。当她从护卫JW66,从苏联返回英国的时候,经历了加拿大皇家海军在二战的最后一次作战之一。舰队被潜艇攻击,海达人和休伦人都遭到近失弹。在这场战斗中,两艘敌方潜艇和英国皇家海军的 Goodall护卫舰被击沉。之后舰队成功的在暴风雪中逃离。海达人和休伦人回到斯卡帕湾后又在5月17日参加了一次作战行动。

6月4日,海达人作为加拿大海军参与了“没落行动”,即进攻日本本土的计划。她于6月10日到达,并准备作战。但最终由于日本的投降而取消。

冷战时期

战后,海达人被搁置将近一年。1947年被重新激活,并更新了新的武器和雷达。5月,她重新回到舰队,舷号依然是著名的“G63”。她和姐妹舰HMCS Nootka参加了加拿大大西洋舰队和美国海军、英国海军的接下来几年的行动。她在1949年7月4日协助了轻型航母HMCS Magnificent(CVL 21)。之后她被搁置在哈利法克斯港。

1950年由于朝鲜战争的爆发,海达人被重新激活并被改装,更换了新的武装、雷达和信息系统。1952年3月15日,海达人号重新服役,舷号变更为“DDE 215”。9月27日,她离开哈利法克斯港,前往位于日本九州岛,美国掌控的佐世保海军基地。

11月18日后,海达人号在朝鲜西海岸进行了巡航,平安无事。12月4日,她和驱逐舰USS Moore前往朝鲜东海岸,炮击了金策市附近的铁路和驻扎在此的海岸炮兵以及朝鲜部队。18-19日,海达人对敌军火车进行了炮击,但对方的火车头却机智地躲藏在隧道里,炮击未果。因此她并没有成功加入有名的爆破火车俱乐部(Trainbusters Club)。直到1953年2月29日,海达人才击中利原郡北部的一辆火车,成功达成成就——但返回白翎岛的时候触发了水雷。

6月12日她离开佐世保,向西经苏伊士运河,于1953年7月22日返回加拿大。12月14日,她又一次前往韩国,因为朝鲜有违反停火协定的行为,需要有军舰的威慑。

1958年1月,由于船体老化,问题不断,海达人进行了大幅度的修理和改装。1960年1月,她前往西印度群岛,但装备出错的问题达到高峰,导致导航系统错误频频,不得不返回哈利法克斯港。5月进行的船体检查发现大范围的腐蚀和裂缝。但之后不断发现更多的缝隙和破损,不得不被修理到1963年。

退役生涯

停泊在安大略湖畔的博物馆海达人号

1963年4月25日,海达人执行了最后一次任务——五大湖的夏季巡游,对公众开放,同年退役。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名上舰游客Neil Bruce意识到海达人将被解体,于是建立了海达人协会,尝试购买她并保存她。

1963年退役后,被海达人协会以2万美金购得。1965年,在多伦多市的约克街码头,海达人号重新开放,作为景点。这时她已经经过了清理和修缮,并重新回复舷号G63。之后由于财务困难,海达人号被转让给省政府。1970年,海达人号被移动到多伦多西部的安大略省游乐园。

由于驱逐舰单薄的钢质舰体耐腐蚀性差,所以很少选择作为博物院的陈列舰,海达人却是一个成功的例子,在多伦多作为一个水上纪念馆展览。尽管离岸较远,但对访问者仍有极大的吸引力,广大游客愿意前往参观,其主要原因是由于该舰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这一先例激起了英国人的极大兴趣,他们提出要求保存他们的最后一艘老驱逐舰——HMS Cavalier(R73/D73)作为驱逐舰的纪念舰。在1984年被确定为加拿大国家历史遗址。

2003年移居至汉密尔顿。2002年,海达人号被私人购买,并花费五百万美金修缮船体。2003年移居至安大略湖畔的汉密尔顿,2003年8月30日她到达时,加拿大皇家海军学生训练队的成员为她奏响礼炮,响彻天空11次,纪念她加入加拿大皇家海军60年。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48岁,遇见更好的自己

今天早上慢跑八公里。一边跑一边想,走过这些年,现在是不错的时刻。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孩子努力。虽然账上没钱,不懂投资,但是正在学习。也正是因为没钱,所以工作起来,动力澎湃。

所以想用这么一个化妆品爱用的广告词,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跑回来,老婆孩子给我准备了UNDER ARMOUR的运动T SHIRT。端着”WISH I WAS FISHING”的MUG喝咖啡。

准备工作。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移民加拿大12年记事 2

3

我常常说,在加拿大,我没有为别人打过一天工。事实也的确如此。

当通过专业音频业务认识的,多伦多的厂家的老板BOB,从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接到我和老婆并把我送到临时居住的家庭旅馆后,如何生存,就成了我们必须直面的问题。

一旦我们找到了栖身的地下室一居,我就开始通过网络联系。森海塞尔中国的负责人当时是一位加拿大朋友,我们有一些业务往来。他告诉我,如果需要推荐,可以请用人单位联系他,他会给我写REFERENCE。我把简历,投了几个音视频相关的公司。5月份在多伦多有个音视频的展览会,我也去参加尝试机会,但是投的这些简历,都如泥牛入海,没有讯息。无奈之下,在51网上找工作的栏目下,看到了一间能源公司招人,标题是“年薪十万不是梦”。来多伦多还没一个月的我就按照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咨询。对方叫 MICHAEL 很热情,约我明天去公司面试。

原来这是一间能源公司,在安省放开煤气和电力的情况下,上门销售电和煤气的合约。没有底薪。工资从销售业绩里面出,属于自雇类别。我没有退路,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只有硬着头皮坐上了每天出发的面包车。

第一天,组长就把车开到了距离多伦多两百多公里的WOODSTOCK附近的小镇。吃完中饭开始干,直到天黑收工。我按照头儿的指导,挨家挨户去敲门,但是收获的都是闭门羹,间或有一两个冲我大喊大叫的神经病。走了几个小时,灰头土脸,肚子也饿了,单子可一张都没签。可是天渐渐黑了,日落月升,头儿打电话来,要收工。我担心他找不到我。一遍遍的告诉他我在一个写着”HURONTARIO”的路牌下面等他。他一口答应没问题。我站在路牌下面,焦急地等着车。看着面前的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稀稀疏疏偶尔过一台车的乡村公路,看着已经开始从赭红变成深蓝色的初夏夜空,望着天上那么多,那么多,闪闪烁烁的星星,有点儿悲从中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这两句话,自然涌上心头。妈的,老子头上怎么就没有一片天?难不成,这辈子就这么在从LAKE HURON到LAKE ONTARIO的道儿上栽了吗?!

当然,车灯远远的照着,组长来接我了。我也慢慢学习到了上门推销的方法。从此,几乎每周六天,风里来,雨里去,从能源产品到冷暖空调,保温材料,节能产品,凡此等等,只要是敲门的,我都可以进行销售。一年下来,足迹遍及从DRYDEN到尼亚加拉半岛,从伦敦到千岛湖的南安省地区。我的收入已经可以支付得起地下室500元每月的租金和日常的衣食住行的开支了。

但是就在第二年冬天, 在雷湾工作的时候,我滑倒在一家人的门口,台阶边缘硌到了脊梁骨,摔伤了后背。当时就不能动弹了。我还以为后腰摔断了。万幸的是,只是软组织挫伤。需要休息大约两三个月,才能比较正常的行走。老婆忧心忡忡地照顾我,也提醒我再也不好这么干下去了。要认真考虑一下未来。因为孩子要过来。我们也应该考虑买房和定居了。

这时,在买房的大前提下,我打算边工作,边学习地产知识。争取给自己买个房。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移民加拿大12年记事

今天是2020年4月29日。再过两天,我们全家就整整来到加拿大12年了。也快,也慢,也幸亏,没有虚度。一天天,一年年,我想就像编辑照片一样,去粗存精,写下点还没忘却的东西。留待闲坐话玄宗。

1

我从来没有记录过,但永远也不可能忘记。在温哥华民宿的第一晚,极度的疲倦和兴奋,把我带入梦乡。但是半夜却被噩梦惊醒。梦见两个体制内人员,又找到我。说了什么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的话,但是我还记得。我们是在一堵带着铁丝网的的高墙下谈的话,他们告诉我,我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说得去做,有可能被关起来,。我一下子被惊醒,坐起在床头。这时,抬头望去,透过地下室的小窗,深蓝色的天幕,柔和的月光投射到柔软的席梦思床上。老婆孩子在旁边安静的睡着。我的心,一下就安稳了。我意识到,这是在加拿大,自由的土地,我自由了。想到这里,我就极度放松。于是,重新倒头睡去,自此以后,类似的噩梦从未再现。后来读到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四大自由”,我推崇备至。“免于恐惧的自由”是我们可以为人,而不是奴隶的真正内核。其他三个,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都可以伪造。唯独免于恐惧,源于内心,是无法伪造出来的。

前年,我顺利入籍,成为一名加拿大公民。爸爸在世的时候,曾给我讲过一个事情。我小时候,1976年,快4岁了,他曾带我去天安门广场看四五运动和广场上的花圈。在回家的电车上,我一个劲的问爸爸,我们为什么去天安门广场去看周爷爷。爸爸那时候非常担心,担心车上有特务或者是便衣,听到这些把我们爷俩抓走。而今四十年过去,我感恩老爸老妈支持我出国打拼,我终于可以不用担心再对我的国家议论什么而被投入高墙后面了。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多么的可贵!

我坦然拥抱这个接纳我的国家,我在这里自由的呼吸,思想。我有不满意,但抱怨不多。移民之时,已经想好了,发大财恐怕此生难以做到。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没有心理压力,踏踏实实的睡好每一觉。

 

2

很多广告,尤其是银行的广告,都以新屋主取得钥匙的那一刻作为诉求,我深以为然。作为买到心仪吉屋的买家,在拿到钥匙的那一秒,绝对是人生的高光时刻。即使是经纪,也是如此。

在加拿大打拼两年后,我考下了地产经纪牌照。第一笔生意,就是给我们家自己置业,从租住两年的公寓搬出来。拿到钥匙的第一晚,我们就急不可待地带着睡袋到刚刚接手的房子里去住了。买到手的房子当时状态其实不好,连冰箱,炉头这些基本的配置都没有。可是我开着N手的雪佛兰Malibu,穿梭于万锦和世嘉堡,和老婆订购这,采办那,也不觉得累,就是感到无比兴奋和幸福。看自己的房子,门牌也好,地块也好,车库也好,后院也好…不好的呢?全部无视忽略!随着日子一天天积累,在院子里锯树,修栅栏,修露台,开菜园,装地下室 … 不亦乐乎。甚至于,冬日清晨,GO 火车的一声汽笛长鸣,把我从睡眠中唤醒,我都能感受到电影“林海雪原”的诗意。我们真的爱这个家。

几乎同样的场景,五年后,2006年,又重新来一遍。只不过,这次变成了从万锦到奥克维尔。

拿到新屋钥匙的第一晚,我们仨又带着睡袋,又躺在家庭厅的木地板上,在天窗之下,在无数星光中,聊着这一间房子的布局和计划,聊着泳池护理,厨房升级,卫生间布局,后院打理,聊着对未来的憧憬,缓缓进入梦乡。这一梦,就到了今天。啥也不说,感谢加拿大。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Darkest Hour” Review

a truly brilliant film.

Success 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 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

–Winston Churchill

“Darkest Hour”, “Dunkirk”, “King’s Speech”, “Eagles Over London”  …. Watch the 4 movies together can get a better image of what happened in Great Britain at the beginning of WW II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