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校搬家说起

带朋友看房子。朋友看到多伦多市中心最好的一片位置,被多大所占领,评论说:“你看,一个学校占据着这么好的地段。政府也不说把他们赶走,然后把这个地方做商业开发。这事情要是在中国,一个大学怎么可能会在市中心呢?早就给你搬到郊外的山上去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今天到图书馆陪孩子借书,看到了季羡林回忆录。书中说,在解放军围困北平的时候,很多国民党找的地痞流氓到北大捣乱。北大的老师和同学们就用桌椅把北大红 楼的楼梯堵住,以防止这些人冲进来搞破坏。解放后,师生们保护下来的北大很快就搬到燕园去了。(现在红楼是国家文物局)

所以把,其实从49年起,教育机构,已经成了一种权力机关的附属(或者本身就是权力机关),可以被呼来喝去,当然也可以对比自己更弱小的单位或个体颐指气 使。对教育,学校的不尊重,从新一个当权者进入北京的那时就开始了。而六十年后,所表现出来的把教育用地当做商业用地的做法,不过是这六十多年来一脉相承 的传统罢了。让他们像加拿大这样,尊重学校,尊重教育,恐怕要再换个体制,换个从对人开始就尊重的体制才行。

Advertisements

About eddiewang

TREB member, real estate agent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从学校搬家说起

  1. roniasong说道:

    国内很多事情如果能有胡适等人继续撑着教育和各方面,今天不会发展成这样。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宁愿去国外做劳工开始新生活。很多有钱人,官员很多都是已经拿了国外绿卡在国内捞钱,以后在国外养老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