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喜欢老飞机

今天晚上看了《永远的0》。虽然是断断续续看的,但是觉得这片子不错。是我在看过的太平洋战争的题材中,立意和创作都很漂亮的一部电影。
太平洋海空战历史,和零战息息相关。其他机型,根据不同的史实,均在不同场合有出现。
比如在新不列颠,是P38,在本土防空,是P51和F6F,这些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仔细。当然随着电脑技术的发展,做这些在电影里面比二三十年前要强好些了。我现在有时看老点的片子,当看到这些做不到的地方,就觉得遗憾。比如《巴顿将军》,演员非常好,可惜是用美国坦克刷了德国军徽扮演的。
唠叨两句。冬天要是有空做我的零战去。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用路亚钓PIKE

来加拿大钓鱼好几年了,一直都用活饵。今天和孩子一起到KINGSTON打冰环邀请赛,赛后就打算到这个著名的钓鱼圣地甩两杆。我吃不准是否用假饵,到一个本地鱼具店和老板聊聊,他给了我两个推荐。我选择了红蓝混合的旋转假饵到里都运河试试运气。

出师并不利。在KINGSTON MILLS,别人钓到碧古,大嘴的地方,我只钓到一条小太阳。这对于刚刚开季的BASS来说,简直是不能接受。我坚持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也没有鱼来咬钩。晃悠了一个多小时,只好换个地方看看运气。

在水闸的下游,我看到一个钓友拿着几条小口于是站到他旁边。甩了几杆,手感不错。好像有鱼咬钩,但是上来没有。在我朝着中距离甩钩一次后,收线的时候,线轮发出紧绷后的“嗞嗞”声音。因为前几次有过被水草缠住的经历,我担心是水下的石头挂着鱼钩了。试着扯了一下鱼线。刚刚收紧,鱼线又被反向扯远,继续发出“嗞嗞”的声音。看来是上鱼了。我担心鱼线过紧,放松了半圈,果然鱼一下子就拉着鱼线跑远了。不行,再紧一圈,然后再一点点收鱼线。手上分量相当重的一条鱼慢慢被我拉了过来。好么,不是大嘴小嘴。旁边的钓友说了声PIKE,然后就去取鱼抄子去了。多亏这个哥们的帮忙,否则我很可能拉不上这个PIKE。

等到把鱼装到抄子里面,他举着抄子,我提着鱼竿,鱼在抄子里面剧烈挣扎。这条鱼,少说也有六七十公分长。嘴长,像鳄鱼。这是梭子鱼属无疑,但是是否是狼鱼MUSKY?我还有疑问。但是这位老弟很肯定的说PIKE,而且是个头不小的PIKE,看来是无疑了。他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用开嘴器,把鱼嘴撑开,给我看里面倒着长的锋利的牙齿。钩子挂在 鱼嘴边上,不锈钢钩子被鱼咬得变形。真是不愧为在淡水水系中的顶级捕食者的角色。我把鱼装进鱼护,不敢将尼龙的鱼护放到水里,担心它把鱼护咬断。

这条鱼七磅多,绝对是我在目前为止钓鱼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一个家伙。回家查了查图册和比较,确认不是MUSKY,是PIKE,一颗石头落地。

再接再厉,LURE钓鱼要接着干下去。

538d1bf5jw1ehnuuj1jsvj20xc18gkda 538d1bf5jw1ehnuuors30j20xc18gdrd 538d1bf5jw1ehnuuuzaeaj20xc18gwrl 538d1bf5jw1ehnuv0zknsj218g0xctl8 538d1bf5jw1ehnuvbmsoij20xc18gazr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专业音频第一个新玩具

我到现在都还认为,从部队转业以后,能够从事音频行业,是我人生的幸运。

音频行业,特别是专业音频行业,市场小,产品多,对设备的安全要求高,对人的要求门槛相对高,挣钱倒是偏少。但是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一个很有魅力,很能欣赏美的行业。

在从部队刚刚转业的茫然岁月里,在第一次跨入电台直播间的时候,在第一次完成了录音棚方案的时候,在站在第一个转播车项目完成的时候,到终于走进了电影混录的大堂之下,我一直忙于投标须知,供货周期,回款情况,安全运行,售后服务,绝少有机会静静地坐着或者站着,细细聆听那些不论从硬件还是建声来说,都常常堪称“天籁”的美妙声音。

然而,毕竟在电台,电视台,录音棚,混录棚,游走多年,陪着众多的专家,与这个行业里很多杰出的人才,走过了诸多的顶级音响场所,耳朵多少能听出什么是美妙的,舒服的,令人愉悦的声响。即便是来到加拿大以后,这种机会少了,我还是多多少少,怀念那看着年轻录音师,背着NAGAR的包,在地铁里记录音频素材,或者,与测试工程师一起,咨询混响,延时,同步,响度与分离度的时光。

好在生活渐渐上了轨道,而这些AUDIO GADGET,在RMB除以5.5以后,好像也没那么昂贵了。但是真正给音频世界带来整体改变和走入寻常百姓家的,仍然是电子行业,特别是IT行业的进步。

2008年,我刚刚离开中国的时候,专门的固态手持式采访机刚刚进入电台市场不久,价格昂贵,功能单一,是体现广电行业专业性的最好外在脚注。但是我刚刚在上周从亚马逊定了一只TASCAM的IM2立体声话筒,连同美国运费,才花费了26块钱。当然,话筒是打了很大折扣的,但是我依然相信TASCAM做出的东西不会太差。应该足够我这个业余玩家倒腾一阵了。

今天收到了货,从APP STORE下载了PCM RECORDER。对着口琴,录了首曲子,自吹自擂,自得其乐。女儿过来,配着YOUTUBE的歌声,唱了一遍LET IT GO。您还别说,效果确实比自带的话筒强多了。我就鼓励她,好好弹钢琴,然后她弹我唱,录下来慢慢听,那该多美!孩子很开心,我也觉得很好玩。

Image

要是再有空,慢慢地争取做个小小录制间吧,分轨录,在缩混,输出,看看是啥效果。

IT技术的进步,让我可以在家中,享受专业音频之美。谢谢APPLE,谢谢TASCAM~!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企业》读后

阅读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躲不开一艘名叫“企业”号的船。

同样是ENTERPRISE,到了太空梭上,就叫“进取”,我搞不懂。但是“企业”于我已经称呼了二十多年,就这么叫它吧。

阅读此书,仿佛读《兄弟连》,述说流畅,情节起伏,把CV6这艘名舰,以及它的船员的进取特点,乃至各个战役的典故,阐述得惟妙惟肖,看得我不忍释卷。书的作者 BARRETT TILLMAN,拥有堪比STEPHEN E AMBROSE的笔法与情怀。

常常看到,在战役中,飞行员也常常犯错,或者遇到意料不到的情况。但是积极进取的态度,顺势为之,往往会收获意料不到的运气。举个书中的例子:

在中途岛战至最酣的时刻,企业的俯冲轰炸机和侦察机(侦察机也带有炸弹)飞临“加贺”与“赤城”上空。空中指挥官McClasky战斗机出身,不知道海军规定,当此时,由轰炸机选择近处目标,侦察机攻击远处目标,保证侦察机可以拍摄轰炸效果。麦氏虽然驾着侦察/轰炸型号,理论应该选择远处目标。但是他直直地带着侦察中队一头扎向加贺。Richard Best,身为轰炸中队长,眼睁睁瞅着自己的轰炸机,按照海军规定,也扎了进去。好家伙,34架轰炸机,追随着麦氏,要把加贺送进炼狱,而居然没有人去照顾赤城。BEST不是吃素的,带着自己的两架僚机,完成了对“赤城”的攻击。两架僚机的炸弹均为近失弹,而就仅仅是BEST的一颗一千磅的炸弹,穿透了飞行甲板,引爆了15架全副武装的鱼雷机,直接把南云忠一炸到了驱逐舰上面。

一颗炸弹,解决了一艘航母。这是什么劲头。真是想想都让人神往。而BEST在随后的第二波攻击中,又投中了“苍龙”。天哪,这是什么时代!

而BEST 本人,竟然中途岛战后第二天,因为吸入有毒废气,咳血引发肺结核而停飞。“你们知道吗,你们把太平洋舰队最好的轰炸机驾驶员按在了地上!”–谁说不是呢?

除了这些以外,这只船,还有很多创新。比如,企业号是最早的夜间航母。

居然是TBD进行雷达预警,指挥TBD或者F4U进行攻击。你看,TBD同时承担了预警和战斗的任务。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

从侥幸逃脱的珍珠港、到象征性的威克岛、杜立特、灭了4艘日舰的中途岛、转折点瓜岛、歼灭日海军航空兵的马里亚纳、最大的海战莱特、到冲绳遭受神风攻击,“企业”号参与了除了珊瑚海以外的几乎所有的太平洋战役。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正如书中所言,在面对敌人的挑战之时,“企业”证明了它是太平洋的王者。

难怪书名的副标题叫做《美国最能打的船与人》。

ENTERPRICE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转载中国新闻网评论文章《别了,骆氏家辉 》

奇文共欣赏

转载中国新闻网评论文章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2-27/5892576.shtml

别了,骆氏家辉!

 

骆家辉是一个在美国出生的第三代华裔,他的“黄皮白心”的香蕉人属性成了奥巴马外交的优势。美国亚太新战略的显露,选择在他的任期内。因为,一个人要想拆你的台,总要留给人“我是为你着想”的印象。当美国在亚太不断搅起漩涡、制造矛盾的时候,却有一个表面上久居海外的游子、黑头发黄皮肤的皮囊来为美国叫好。真是演得一出好双簧。

      然而香蕉放久了“黄皮”总归是要烂掉的,不但“白心”会露出来,也会变成反胃的“黑心”。也许骆氏觉得单靠黄皮肤出场是不够的。经历过美国政治竞选秀的骆氏懂得利用媒体。于是乎,各种“轻车简行、背包自助游、坐经济舱”的戏码轮番登场。一开始,确实赚到了朴素善良的中国人的眼球。但后来仔细想想,放着公务舱、珍馐美味,偏要“无意”在镜头前坐经济舱、吃快餐,其实和有钱人偶尔去农家乐然后拍照上传“作秀”有什么不同?骆氏是否作秀我不敢乱说,至少美国人自己的媒体透露,他任华盛顿州景郡郡长、竞选华盛顿州州长期间对于属地公司的行贿向来“手到擒来”。

其实,骆大使的真人秀是财政上“节流开源”好案例。说“节流”,是因为美国大使的财务是包干的,坐公务舱、吃豪宴预算就用完了,坐经济舱、吃快餐省下的钱是不退的。说“开源”,作秀背后需要的安保、宣传成本,就是新的预算项目。我们很好奇,大使先生“节流开源”后省下的钱,莫不是去开广告公司了?只是听外媒说,大使先生在没有镜头的时候,住的是耗资上亿美元的大使官邸,出行代步的是特制防弹豪华专车。

大使本职是传声筒,让两家不至于稀里糊涂吵架动手。但骆氏不但不认祖先的文字,还看不懂中国法律,特喜欢对着中国的内政指手画脚。每次美国官员访问中国,骆氏都会递上简报,大谈中国所谓的人权及西藏问题,提点美国官员借机敲打中国。他还跑到新疆、西藏,煽邪风,点邪火。他自己跑不够,还收留所谓的维权律师陈光诚,然后“义务”带着这位盲人一起跑,成功发挥了“导盲犬”的作用。由此,骆氏顺利荣膺大使行业里扔掉起码的外交礼仪的“奇葩”桂冠。

骆氏如此费力地演出,图个啥呢?其实在他甫一到任时就说了:“我们也通过会见宗教领袖和一些人权律师广泛传播了美国价值观。”原来,他是让我们爱美国,想美国,揣着钱包去美国。他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他卖力“投资”中国舆论界,以官方或民间基金会的名义资助、收买“亲美人士”,发展“美分党”。对了,还有他津津乐道的“大幅缩短了中国人签证面谈等候的时间,让90%的申请者都可以拿到签证”。可是您想到没有,要不是中国经济的腾飞鼓起了中国人的腰包和精气神儿,哪有那么多人去美国啊!

当我们国家为治理环境群策群力的时候,大使先生放着本职工作不作,更没有告诉我们美国也有洛杉矶污染的“光灰岁月”,而是拿着测试仪读取北京PM2.5数值并发微博。不知道他究竟何为,反正听说这之后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补贴和使馆配套设备都上了新台阶。骆氏也利用我们治理环境,再次恶心了我们一次。

美国对于外人,似乎从未像说的那么“有爱心”过,除了海湾中亚的坦克导弹,还有埃及乌克兰的街头冲突。欧洲人称这是新时期的“十字军东征”,但当地的自由、机会和平等却是荡然无存。说到这,我想提醒骆先生,以后再外放大使的时候,不要随便“轻车简行”啦。毕竟不是每个国家都向中国这么友好,安全。日本有山口组,伊拉克、阿富汗还有AK-47,很危险哩!

如今,在斯诺登搞的白宫灰头土脸之后,骆氏走了。他说,一切为了孩子。呵呵,看起来您还是铁了心让后辈也服务美国的“自由、机会和平等”了。毕竟,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枪口往哪指、开炮往哪揍了。亚太的水快被他的后台导演以及导演的日本、菲律宾小伙伴搅浑了。再表现“为你着想”没人信了。至少,我们知道,“四海炎黄是一家”的观念需要改一改了。大使先生想让我们去爱美国,我不想多说什么了,但我想起骆氏祖上豪杰骆宾王说过一句话:

“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大使先生,您的“业绩”,您祖上知道么?您祖上要是知道,可要把您逐出门户了。

骆氏来了,北京雾霾也来了。骆氏走了,北京的天空陡然蔚蓝,晴空万里。大使先生挥一挥衣袖,带去了我们心头的“雾霾”。借问骆君欲何往,只因风雨又飘摇。送雾霾,送瘟神。Farewell,骆氏家辉!

作者:王平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纸牌屋

好像好久没有字斟句酌地,像在小学考中学,初中考高中,高中考大学那样,既要字斟句酌,又要陈清达意地写一篇文章了。

是不是我的写作能力下降了?

当然,一天净看ENTERPRISE-AMERICA’S FIGHTINGEST SHIP,读GLOBAL MAILS,听文艺台相声的家伙,怎么能在优雅的中文造诣上前进?

但我觉得,在喝了点儿 PILLER ESTATE 以后觉得,LOWE’S确实是一个接近大众的家居建材超市。

:-}

这当然是因为《纸牌屋》。

在第二季的一个接头场景,就是在这个超市的停车场。我想说,这个电视剧之所以能这么热,和它这么接地气可能也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华盛顿的地铁,FREDDY’S的肋排,CLAIRE的被强奸,所有这些,美好的和丑陋的,都混杂在这个星球上最顶端的权力圈子的戏剧之中。不是吗,多伦多的地铁月台也是那么拥挤,我们这个社区新开了一个”a  nice rack of rib” 的馆子,“BECAUSE I’M A GIRL”让你关注少女……  你看,好像华盛顿距离多伦多也不是那么地遥远了……

我没看过“唐顿庄园”,不知道这两个剧集如何比较,但是这个片子真的好像带了观众去了DC的密室,把自我可以多少放入其中。

有不足,太多让我觉得这个FRANK真是太幸运的戏,但仍然挺好地抓住我,老先生们早就说过“无巧不成书”。

我相信,在第三季的最后,FRANCISE UNDERWOOD两口子会受到惩罚,否则,太不符合美国戏剧的正统观念。政治上不正确,赢得不了观众的心。美国人民,和中国观众一样,喜欢光明正义的结局。

001wRCWpgy6GT6sOjg15d&690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冬日漫步

今年多伦多地区冬天特别冷,整个北美东北都是一阵寒流接着一阵寒流。前几天最低到了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算上风寒指数,夜里常常有零下四五十度的感觉。

近日气温回升。要不是说,有比较才有发言权。经历过零下四十度的人,感觉零下十度,就跟到了春天似的。今天也是零下十度,我在房间里面憋得头晕,到附近的公园走了几圈。

夏天曾钓鱼,划船的保护区公园,有一个横亘在红河上的水坝。水坝的上游已经结冰,风景不错。我穿着到膝盖的雪地靴,小心翼翼地走上了结冰的湖面。湖面没有人,有一些脚印,有人的有狗的。我很想横穿这个已经结冰的区域,走到湖对面的居民小区。我虽然很有分量,但感觉冰也撑得住我。让人担心的反倒是冰上一层十几厘米的雪。虽然已经冻硬,但还是有点担心看不见的下面会有裂缝,TRICKY 啊 TRICKY。小步走了一百多米,基本是按照别人的脚印走的,离开岸边的树已经有点距离了。看到冰上有个很长的裂缝,我也小心跨过去。小心翼翼,走了数百米,总算走到对岸,并没有听到任何冰层将要开裂的那种令人恐怖的低音。于是从冰上又高高兴兴地走了回去。(废话,要不我得绕两三公里才能回到对岸的车上,结冰有结冰的好处啊)

回到家附近的小湖,湖水也结冰了。很多DOVE在树上趴着。我们的老邻居,一只大灰鹭,站在结冰的湖面上。前几天那么冷,不知道这些鸟是怎么熬过来的。夏天GREAT BLUE HERON经常在钓鱼的地方晃来晃去,不以为意。但是冬天的HERON,就这么冰天雪地的站着,不知道有没有吃的。唯一所幸的是,小湖有个雨水口,可能是温度高,没有结冰。灰鹭站在附近的冰面,或许可以找到鱼吧。看到灰鹭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柳宗元的《江雪》,就好像画面呈现在眼前一样: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取出长焦,远远的拍下它的焦虑的等待身影,祝愿它能顺利度过这个寒冬,夏天接着翱翔在渔人村上空,接着吃鱼。

图像

图像图像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